那只是一段淺淺的過往,卻不知覺地凝成了悲傷,隨著夏末的風,吹痛了我乾涸已久的眼眶。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