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總是愛蹲下來看地上時光的痕迹,像一行一行螞蟻穿越我的記憶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