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以雙倍熱情款待我的人,對不起,我總是不大敢深交。因為我深悉平平常常才是真、從從容容才能遠的道理。做人也好,行事也罷,不要熱情過度,不要用力太大。百步無輕擔,日久見人心,咬著牙、憋著尿是走不遠的。熱情過度也是一種虛情。人生很長,很苦,憑虛情是難以走到終點的。——麥家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