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時候,我們並非走出了傷痛,不過是學會了帶著傷痛繼續生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