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總在傷害中學著更堅強,在離別中學著更獨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