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的一生也就是一個給心找到一個安歇的地方,這就是命運的超脫和洒脫。人最熟悉的是自己,最陌生的也是自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