能夠說出的委屈便不算委屈,能夠搶走的愛人便不算愛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