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多時候,跟自己過不去的,是我們自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