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傷心的事不過是高估了自己在你心裏的份量, 當你走掉后, 我才醒悟過來,原來我只是陪襯的一位,誰都可以代替的一位。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