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曾站在原地守候的人,不會懂得站久了雙腿都無法彎曲的滋味。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