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習慣了無所謂,卻不是真的什麼都不在乎。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