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管你愛過多少人,不管你愛得多麼痛苦或快樂,最後,你不是學會了怎樣戀愛,而是學會了怎樣去愛自己 [悲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