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誰說過,生命是一片純白的空地,孤獨的人們反覆徘徊。在這一片純白之上,我哭了又笑了,一點點明白人世所謂的道理。當生命終於也隨浮華遠去,我終於得到安寧。——《花田半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