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雙鞋,剛買的時候蹭上一點灰都要蹲下來擦乾淨,穿久之後即使被人踩一腳可能也很少低頭。人大抵都是如此,不論對物還是對情。最初,她皺一下眉你都心疼,到後來,她掉眼淚你也不大緊張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