誰不是從一個心地善良的孩子被現實折磨成一個心機深重的瘋子,從此開始,你的世界,與我無關,我的世界,你也只配旁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