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有誰是因為一時衝動而離開你的,那些難過無助又一次次忍耐的眼淚你都看不見。就像堤壩下逐漸因侵蝕而拓寬的裂縫,你看見的,只是它崩潰的那個瞬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