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時候,不小心知道了一些事,才發現自己所在乎的事是那麼可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