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年他面對九江大堤豆腐渣工程勃然大怒,看到抗洪的士兵愴然淚下,他說:我準備了100口棺材,99口留給貪官,一口留給我自己。他把4000萬版稅全部用做慈善,而今, 看台上的他老了,站不穩了。他就是一代名相——朱鎔基。一個人的氣節,不會因為頭髮白了而改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