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簡直不敢相信,我整天好吃好喝伺候著我的那群脂肪細胞,當我在寒風中凍成狗子的時候它們一個二個就裝作不懂的樣子絲毫不願燃燒自己給我取暖,心好涼。養了一群白眼狼。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