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總是把別人安撫得太好,輪到自己就失了分寸。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