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前只要一遇到不開心的事情就會和別人說 ,可後來發現別人根本就不能感同身受,實在無話可說時也只能說一些無關痛癢的話來安慰你 ,久而久之就沒有意思了。 現在不說了,也懶得再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