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些人不是話少,更不是冷漠,ta只是明白一個道理:只在乎那些在乎自己的人,沒必要對每個人都有說有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