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大成人後,我們都不再是純粹的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