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厭惡一些人,你看不慣一些事情,你都不必去叫囂,去反抗,去詆毀,你只要選擇與其隔斷聯繫就好了。就像大海行船,我們無需知曉每一處暗礁,只要往更深處行駛,不與其遭遇就好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