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人的歸宿都是自己:不凌駕他人的意志,也不努力討好和取悅,更不輕易投身於第三人制定的評價體系,自由地孤獨,溫柔地叛逆,然後,獲得自我的飽滿、豐饒、深沉和慈悲。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