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中許多當下無解的難題,渡過的唯一方式就是苦苦的煎熬,熬到一部分的自己死去,熬到一部分的自己醒來,熬到脫胎換骨,恍若隔世。」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