獨處的確是一種檢驗,用它可以測出一個人靈魂的深度,測出一個人對自己真正的感受。一個連自己也不愛的人,我敢斷定他對於別人也是不會有多少價值的,他不可能有高質量的社會交往。一切交往的質量都取決於交往者本身的質量。唯有在兩個靈魂充實豐富的人,才可能有真正動人的愛情和友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