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人都是這樣,處理別人的事情總是大刀闊斧一把抓住主要問題,輪到自己卻沉浸在細枝末節不肯放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