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初深交的朋友,時光走著走著就變味了,沒有了牽挂,沒有了語言。有生之年,狹路相逢,終不能倖免。有的人走著走著就變成了最熟悉的陌生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