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個人都有那麼一段故事,無法述說。只能放任那些在深夜裡對自己傾述,深夜來臨的時候,是一個人心靈最脆弱的時候,也是思念最瘋狂的時候。在無數個失眠的晚上,習慣性的閉上眼睛,安靜的想念一個人,一張臉,一個名字, 成了最孤單的心事。在夜裡獨自哀傷。不想習慣,卻無力更改。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