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問我過得好不好,我說很好,很好就是我一個人坐車路過無數街道,我閉眼站在深不可測的江邊,我應付著生活的些許算計,我抵抗著命運偶爾的不懷好意,那些糟糕透頂的時候我都想打電話給你說「我怕」,但最後我都忍住了,我不能再依賴你,我很好,雖然很想你,卻依舊學著放下了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