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得青春期的時候天天和我媽吵架,有一次用很難聽的詞罵了她,結果我媽仍然和平時一樣推門進來,很輕聲的問我是不是餓了,當時就覺得自己徹底打了個敗仗。現在想想,無論是你那每天嘮叨個不停的父母,木訥的要死的男朋友,還是什麼都學不會的寵物狗,其實都很努力地在用自己的方式愛著你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