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望到極致是想說一長串證明自己的話,可是話到嘴邊卻又變成了苦笑,覺得再沒有任何必要,說一個字都覺得多餘。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