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棄一個人的感覺,就像剪了短髮習慣性摸發尾卻摸到了空氣。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