忙,卻似乎也沒忙成什麼,時間被碾得如此之碎,一陣風吹過,稀里嘩啦全都不知去向,以至於我試圖回想這一年到底幹了些什麼時,發現自己簡直是從一場昏迷中醒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