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段時間內都需要一場醉。是短暫的沉迷,是真正的酒精放鬆你,是某個時刻幽怨的小火苗,是使勁買東西給自己,是發願就算沒人愛你也要好好愛自己的心情,是漫無邊際的遊戲,是撒嬌也是撒潑。可以醉,但終究要醒。而唯一的一條路是向前看,繼續走下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