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前痛苦難過的時候,會哭、會寫幾千上萬字的日誌,會死皮賴臉的給一個人發簡訊說:『我會變成這樣都是你害的!』現在只會擠出一個敷衍的微笑,言不由衷的說一句:』我沒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