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許成長就是這樣一個後知後覺的過程吧。以前我會討厭很多種人,反正不按我活法活的人都是我討厭的對象,一有機會我便會惡語相加,問候人全家。但索性後來發現了自己的愚蠢與幼稚,深刻的懂得了每個人都有著自己的性格愛好與活法,由此我便學會了尊重與理解,發自內心的那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