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實我們都知道明天起來還是一樣,早點攤還是會準時出現在上班的路上,小孩兒還是會哭,喝多了還是會吐,只是我們太需要儀式感了,需要一個可以說再見說你好,一個可以光明正大跟過去決裂,一個似乎可以逼著自己做一些改變的時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