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我已經磨平了自己的稜角。不再為一點小事傷心動怒,也不再為一些小人憤憤不平。我以一種中庸的心態面對著,不求有功,但求無過。或許這樣很沒志氣,但是,我只是想過一種平淡的生活,安安心心,簡簡單單,可以做一些能讓自己開心的事。我如此一個凡人,只希望此生淡然。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