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總是把陌生人給的一些小恩小惠,當做是情感的大恩大德,卻把身邊那些死心塌地對你好的愛,當做理所當然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