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人在乎你怎樣在深夜痛哭,也沒人在乎你輾轉反側的要熬幾個秋。外人只看結果,自己獨撐過程。等你明白了這個道理,便不會再在人前矯情,四處訴說以求寬慰。當你知道了許多真實、虛假的東西,也就沒有那麼多酸情了。你越來越沉默,越來越不想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