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年:什麼都信,故有了信仰;青年:啥都不信,故有了探索;中年:很都懷疑,故有了思想;晚年:大都看透,故有了頓悟。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