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總是太倔強,明明想留住一個人,卻時時傷害對方。好像只有那樣才能刻骨銘心,才能證明自己心裏有多在乎。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