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旦親密起來,我幾乎是迫不及待地去暴露自己最壞最丑的一面。像是在恐嚇,你看啊我就是這樣的人並不是你期待的那麼好,你看清楚了還繼續靠近嗎?你要無所畏懼地留在我身邊,就給你看我的全部,不全是糟的,也給你最溫柔的,給你最忠誠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