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一個懂事淡定的現在,都有一個很傻很天真的過去;每一個溫暖而淡然的如今,都有一個悲傷而不安的曾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