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喜歡喝白開水,碰巧你是瓶雪碧,你想成為他喜歡的,於是拼了命的晃走你身體里的二氧化碳,然後你看看自己像個什麼,你只是瓶沒了氣的甜水而已。你之前不是他所愛現在依舊不是,而對於原先喜歡你的人來說,你已不是之前那種味道了。當我們遇見了更好的人時,卻已用完了最好的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