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可以,就讓我們只做半生不熟的好友,這樣你便捨得一直溫柔待我,而我也捨得一直對你溫柔。因為我們不熟,所以沒有理由放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