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一直很清醒,清醒地看著自己的沉淪。——顧漫《何以笙簫默》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