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也讀不到傳世的檄文,只剩下廊柱上龍飛鳳舞的楹聯。再也找不見慷慨的遺恨,只剩下幾座既可憑弔也可休息的亭台。再也不去期待歷史的震顫,只有凜然安坐著的萬古湖山。
——余秋雨《文化苦旅》 ​

468 x 60
300 x 250
300 x 250
300 x 100
300 x 100